百事娱乐:我军无人机装备战斗力如何

作者: 百事娱乐 分类: 百事注册 发布时间: 2021-01-04 16:02

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在地面装备方队中首次编组的无人作战模块3个方队格外引人关注,3个方队全面展示了我军现役的多个型号无人作战装备。其中,无人作战第一方队展示了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侦察校射无人机、小型近程侦察无人机和中程高速无人机;无人作战第二方队展示了攻击-2无人机、攻击-11无人机和反辐射攻击无人机;无人作战第三方队展示了两型侦察干扰无人机和水下无人潜航器。其中,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和拥有魔幻外形的攻击-11察打一体隐身无人机等机型是首次公开亮相,这3个方队让世人全面感受到中国无人机发展的整体实力水平。

性能上赶超跨越

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简称无人机)在飞行平台上没有飞行员,靠程序控制自动飞行或由人在地面、海上、空中控制站进行无线电遥控飞行,其发展至今已有近80年历史。

1988年出版的《当代中国的航空工业》披露,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研究无人机技术,先后研制成功“长空”-1号靶机、无侦-5高空照相侦察机和D4小型遥控飞机等3个产品系列,形成以多所航空航天类高等院校为依托的无人机设计研究机构,具有自行设计与小批量生产能力,基本上满足了国内的军需民用。

20世纪90年代,我空军和陆军部队陆续列装了多种无人机,包括无人侦察机、炮兵校射无人机、反辐射攻击无人机、电子侦察无人机和电子干扰无人机等。有关科研院所和航空航天工业部门开始设计研制长航时的大中型无人机,陆续推出多个型号的高端无人机,如空军列装的攻击-1、攻击-2、攻击-11察打一体无人机,还有前不久公开的“翔龙”无人机等。

部分型号的无人机产品还走向了国际市场,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翼龙”系列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彩虹”系列察打一体无人机批量出口多个国家,并在中东地区的一些局部冲突和战事中大显身手。

我军第一次在阅兵中编组无人机方队是在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上,30个地面装备方队中第二十四方队就是无人机方队,这是我国现役无人侦察机首次公开受阅。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我军现役无人作战装备得到了充分展示,包括9个型号26架各种用途无人机和两艘HSU001型无人潜航器,彰显出智能对抗、引领前沿的发展趋势。

目前,主要国家竞相角力的重点集中在高端无人机领域,如长航时的大型高空无人机和先进的无人战斗机等。综合来看,高性能的大中型无人机可以作为衡量各国无人机技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像此次受阅的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察打一体的攻击-2无人机和攻击-11隐身无人机等。如今,中国的无人机技术发展在整体上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且位居前列。

角色上华丽变身

无人机在早期主要充当靶机,为高炮、防空导弹等地面或舰载防空武器和空空导弹、航空机关炮等机载武器进行性能测试检验,为地面防空部队、舰艇对空中目标射击训练和战斗机空战训练等提供靶标,是形成空中作战能力和防空作战能力的重要奠基石。时至今日,无人机仍是组织空战武器、防空武器性能试验和相关作战训练的重要保障。

无人机的另一个重要用途是情报侦察。航空侦察是军事情报侦察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代战场侦察的主要手段之一。在战时条件下,侦察机飞抵敌方战场目标上空进行航空侦察,有可能遭到敌方各类武器的拦截射击,一旦被击中即会造成伤亡,而无人侦察机则不必顾虑人员伤亡问题。

通俗地说,无人机主要执行“3D”即危险(danger)、肮脏(dirty)、枯燥(dry)的任务。如在2011年3月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后,美军曾经出动地面机器人和无人机等无人装备进入核电站内部及核污染区上空执行探测任务。长航时的大中型无人机在这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它可以“不知疲倦”连续飞行几十个小时,像美国RQ-4“全球鹰”战略无人侦察机可连续飞行上万公里,续航时间长达42小时,2001年年底“全球鹰”在阿富汗战场上创造过连续飞行26小时的战场侦察监视纪录。相比之下,有人驾驶飞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无人机和机载弹药的技术升级以及战场指挥控制能力的提升,无人机的应用也从传统的战场侦察转向了侦察与打击一体化,从单纯的“侦察兵”变成了“攻击手”,并且实现了侦察与打击的实时一体化作战,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从传感器到射手”无缝连接,一旦发现敌方目标即可对目标发起攻击并摧毁目标,从而大大加快了作战节奏。这种察打一体无人机在现代反恐作战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展示的攻击-2无人机,整体水平与美军现役的MQ-9“死神”和MQ-1B“捕食者”察打一体无人机基本上旗鼓相当。

应用上多能互补

从无人机的作战用途来看,可执行侦察、通信、武器校射、电子对抗和对地攻击等多种作战任务,有些军事应用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但无人机的发展和应用正在快马加鞭,对以有人驾驶作战飞机为主体的传统空中作战装备体系予以有益补充,并有可能发展成为未来空中作战体系的“新锐”和“精兵”。

与有人驾驶飞机相比,无人机不需要考虑飞行员及其生命安全保障等问题,在机体结构设计上得到充分解放,重量轻、体积小、造价低、隐蔽性好。尤其是当前国内外都在广泛研究和试验“无人机蜂群”战术,设想通过同时大批量释放数百架甚至上千架小型无人机,分别携带各种有效载荷,如侦察设备、干扰设备和攻击武器等,难免会让敌方目标面临“好汉难敌四手”和被动挨打的窘迫状况,同时也会大量消耗敌方对空拦截武器。传统的空战武器与防空武器研制成本投入是1∶10,而高性能无人机的发展很有可能进一步加剧防空作战的不利态势,甚至让防空武器全面陷入难以为继、疲于应对而无还手之力的境地。

无人机大量列装服役和作战使用,还会冲击甚至彻底改变传统的空中作战力量结构。陆军航空兵、空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首先都要解决飞行员的培训问题,一架战机上至少要有一名飞行员,10架战机可能需要配备约15名飞行员。众所周知,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从门外汉到新手再到熟练驾驭战机,大致需要10余年的时间积累和巨额的训练经费投入,甚至可以说是“用黄金堆起来”的。无人机不需要飞行员,节省了飞行员的长期培训成本投入,也降低了全寿命周期内的人力成本,在经费投入不变的情况下,很显然就可以采购和装备更多数量的无人机。

当然,现在的无人机还只是“平台无人、系统有人”,需要由操作员在遥控站对无人机进行远程的飞行控制和武器控制,但一个遥控站可同时控制多架无人机的飞行和作战使用,两名操作员即可同时控制多架无人机执行不同的作战任务。

未来更先进的智能化无人机肯定会进一步降低对遥控站和无人机操作员的依赖度。从这个意义上讲,未来的空中作战力量必将是无人机与有人机组合搭配和协同作战,在实际作战中,无人机冲锋在前、无惧牺牲,有人机殿后指挥、控制战局,传统的人机结合型空中作战力量可能更多地演变为地空一体力量组合,甚至极有可能出现完全自主作战的智能化无人战斗机。

搏击长空正当时,百尺竿头再攻坚。我军无人机装备必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全面引领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为打赢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战争奠定更加坚实的物质技术基础。

立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20年12月30日 08 版)

| 百事娱乐【官网推荐】百事注册(icu88.com) |

欢迎你访问百事娱乐,我们一起实现科技改变生活。